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云的摄影博客

用你的镜头体会人生,感悟生活,捕捉美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铁臂绘新图――记五分场三队知识青年建设家园的事迹

2006-10-08 11:27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铁臂绘新图
――记五分场三队知识青年建设家园的事迹

作者 夏云 (摘自1976年11月出版的《志在边疆》)

    在山河农场东部,科洛河畔,坐落着一个新型的居民点,它就是五分场三队。崭新的瓦房,宽广的大道,绿树成荫,机声隆隆……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    三年前,一批来自祖国各地的知识青年,在这草木丛生的荒原,进行了一场屯垦戍边、分队建点的战斗。
三年过去了,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在党的领导下,广大知识青年敢想敢干,用自己的汗水浇灌出累累硕果,用满腔革命热情建造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社会主义新农村。

土“设计员”

    方锡恩是上海市服装技校的毕业生,1969年9月,他怀着建设边疆、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来到了白雪覆盖的塞北边疆。1973年他和他的战友们一起组成先遣队,在科洛河畔进行分队建点的战斗。根据工作的需要,党支部决定让小方担任这个队的房屋建筑设计员。
   “设计员?”小方从来没有想到过。他不禁踌躇起来。他感到:设计工作关系重大,不像量体裁衣,缝缝补补。万一有差错,就会造成房子倒塌,甚至威胁同志们的生命安全。他自问:“能行吗?”但一想到这是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,立刻给他增添了战胜困难的勇气。于是,他暗下决心:“为建设新农村,就是再大的困难,也要把这个担子挑起来!”
    为了尽快地掌握设计技术知识、盖房技术,人们已经入睡了,小方仍在翻阅各种书籍,查看各种资料。同志们关切地说:“小方,休息吧,别累坏了身体。”小方回答说:“不尽快掌握本领,怎么对得起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呢?”有一次,小方把设计好的图纸送到同志们的手里,同志们一看,少了一个窗户。这件事对小方震动很大:是啊,关门搞设计会造成多大的后果啊!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:“书当然不可不读,但是光读书,还不能解决问题。一定要研究当前的情况,研究实际的经验和材料,要和工人农民交朋友。”毛主席的教导擦亮了他的眼睛,使他认识到:设计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,只有到群众中去,才能使自己不脱离实际,才能由“无知”变为“有知”。
    从那以后,他深入基层,深入现场,在群众中,在工地上,一有困难就虚心向群众请教,边干边学。这样不到一个月时间,他就基本掌握了基建制图、建筑设计、房屋结构等各项知识。有一次,砖窑运来的砖,尺寸与往常不一样,这样一来,窗户安放的位置就要变动,他连画几张图都不合适,怎么办?小方对他的伙伴们说“走,咱们到现场去看一看!”于是它们就跑到工地。拿着尺子测量起来,测了画,画了又测,经过仔细的研究,一张房屋设计图绘制出来了。
    以前设计青年宿舍,都是屋内烧火,往往青年们收工回来,满屋子烟,既影响保暖,又妨碍卫生,小方决定把炕改为火垅,在宿舍后面设一个烧火间,走廊内设一个脏水池,再在屋内火垅的前面加一堵花墙,既美观又能保持室内温度。这个建议得到了领导的支持。没有经验,小方就跑到其他单位参观学习,自己又反复实践,画了一张又一张图纸,最后终于造出了一幢整洁明亮的青年宿舍。外单位来参观的人无不称赞地说:“青年宿舍就应该盖成这个样子。”
    一天,小方到同志们家里去串门,看到屋里瓶瓶罐罐放得满屋都是。他想,知识青年在农场安家落户,应该热情支持,但他们添置家具有困难,我们应在设计上考虑进去。他请示了领导之后,设计了一幢“有炕、有锅台、有菜窑、有碗架、有壁橱”的五有家属房,深受群众的欢迎。
    现在小方已经掌握了一整套建房技术,无论是设计制图、计算用料还是放样挂线、砌砖盖瓦都熟练自如。人们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土“设计员”。
    土“设计员”,小方最喜欢其中的土字。无论是大雪纷飞的寒冬,还是赤日炎炎的酷夏,他总是和战友们一起,上屋架,跑跳板,甩大泥,脏活。危险活他都冲在前。如果说,他是设计员,可是夏锄,他在地里锄草;麦收,他又挥镰收割。有时人们还看到他在食堂磨豆腐,猪舍里喂仔猪。总之,哪里需要他就往哪里去。
    有一天,他忽然听到井旁有人叫喊:“小猪掉入井里去了!”他跑过去,二话没说,让其他同志们把住轱辘,自己抓住绳子就下井。人家劝阻他:“小方,你身子单薄,井下冷,不要下去。”小方说:“不要管我,救小猪要紧。”不一会儿,小猪救上来了,小方自己却被冻得发紫。
    的确,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。起先,造房子的板料,都是上面加工好的,但是由于各队基建任务重,往往得不到及时供应。小方看到这种情况,决定自己加工。有一次,剖一根较粗的圆木,阻力较大,原来就有伤痕的锯片突然破裂,飞起的锯片一下打碎了护板,破碎的护板落在小方的身上,他昏了过去。当时不少人认为,这一下小方再也不敢去开锯了。但是没隔几天,他又忍着伤口的疼痛,重新投入了战斗。同志们劝他说:“小方,你伤还没有好,不要去了!”他淡淡一笑,说:“这点伤算什么,现在农村需要我们加紧去建设,我要加倍努力工作才对。”说着他又重新扶起粗大的圆木,向飞快旋转的锯片推去。
    经过锻炼,方锡恩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他决心继续攻读马列、毛主席著作,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,朝气蓬勃地奋战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。

小木匠

    凌扣成是个不爱说话的小矮个。论身材,比木匠们常做的铁锹把高不了多少。人们说他,个子小,力气小,脾气小,只有一点不小:志气不小。他曾说,别看我个子小,我还要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贡献哩!这话一点不错,自从1969年下乡以来,他工作始终兢兢业业,踏踏实实,不怕困难,埋头苦干,一直受到领导和群众的好评。
    分队建点刚开始,领导分配他一个新的工作:当木匠。“行!”他像每次接受新任务的时候一样,总是用这个字回答,没有第二句话。
    可是,干木匠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一开始,他劈木材劈不齐,刨木头刨不平……。干了一天,腰酸背疼,手臂肿得抬都抬不起来。这时,小凌对自己能否干好木匠活也是“手拿镐头――没把握”。细心的指导员看出了他的心思,鼓励他说:“实践出真知,只要大胆实践,虚心学习,没有攻不破的难关。”一席话,说得小凌浑身是劲。
    从此他下定决心,练就一手真本领。力气小,他就专拣大的木料锯啊,刨啊,为了尽快掌握动作要领,他就仔细观察同志们的手势动作。下班后,还利用废木料继续练。为了学好真本领,他是分秒必争。有时,他不等吃完饭,拿起半个馒头,就到木匠房叮叮当当地干了起来。人家下班了,他还在那里锯锯刨刨。谁说“粗瓷碗雕不出细花来”,在木匠桌旁边,就数小凌的刨花最多,也算他的进步最快。随着他手上的老茧增厚,他已经能做出各式各样的木器活了。
    1973年秋末,为了让青年们能在霜冻之前住上温暖的新房,党支部发出了“大干15天,突击二栋房”的号召,顿时基建工地热火朝天。而奇怪的是,小凌却沉默了。原来他在盘算:做两栋房的门窗需要多少时间。他估计了一下,最快需要25天时间。况且木匠房只有5个人,现在又病倒了一个,真是急死人。但他暗下决心,决不能拖工程的后腿,豁出命来也要完成任务。
    几天过去了,人们发现:早晨清点新做的窗户数目竟比昨天晚上清点时的数目多出几个。第二天有出现了这个问题……
    不久,这个谜被揭开了。一天,食堂的同志们听说凌扣成的胃病又犯了,晚上特地给他煮了一碗面条,但等了半天,也没见他人影,就把面条端到宿舍去。一打听,他根本没有来过。会不会在木匠房呢?到木匠房一看,果然看到他在,挂在房柱上的小马灯映照在凌扣成那消瘦的脸上,额头上的汗珠直流到腮边。他沉稳地敲打着木凿子,“笃,笃,笃……”那熟悉的打榫头声音打破了夜的沉静,一记记敲在大家的心上!“小凌!……”人们推们进去,只见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,脚边一扇扇刚做完的木窗还散发着树脂清香。大家十分感动。“小凌,你饭还没有吃呢!”“不要紧,任务完不成,房子盖不上,我是饭吃不香,觉睡不稳啊!”
    马灯闪闪,斧声阵阵,刨花绽开。木匠房的同志们在凌扣成的精神鼓舞下,原来需要25天完成的工作量,最后竟然提前了13天完成了。
    上屋架的那一天,北风呼啸,寒风刺骨。一个房架刚抬到房墙上,忽然一阵狂风把屋架吹得摇晃起来。有人说:“这么大的风,怎么上得去?还是等明天风停了再说吧!”小凌说:“这点风算不了什么!”只见他小小的个子,弯腰一纵,双手一攀,跳到脚手架上,对底下的人说:“快,递给我!”他站在高处,稳稳地指挥着战斗。经过大家的努力,这一天终于把房顶盖上了。
    三年过去了,一个崭新的居民点赫然展现在人们的面前。人们记不清小木匠凌扣成为了建设这个居民点制造了多少东西,人们也记不清他为此付出了多少劳动,流下了多少汗水!提起这些,他腼腆地说:“这有什么好说的呢!我们都在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!”话虽不多,但是他却反映了一个知识青年的志气和博大胸怀。

女瓦工

    黄金娣是五分场三队唯一的女瓦工。要说起她当女瓦工,却有一段不寻常的经历。
    三年前,这个队刚刚建立,紧张的基建盖房工作吸引了这个25岁的姑娘。她坚决要求当一名女瓦工,经过慎重的考虑,领导批准了她的要求。
    小黄进瓦工班的消息一传开,有些人不以为然,说:“自古以来没见过女的当瓦工,一个有文化的姑娘,整天去和石灰、泥浆、砖头打交道,有什么出息?”
    听了这些话,小黄理直气壮地说:“新中国的妇女能驾飞机,开汽车,怎么就不能当瓦工呢?男同志能做到的,女同志也一定能做到。我要为建设新年农村添砖加瓦,甘心情愿地在农场当一辈子瓦工。”
    实践出真知,斗争长才干。谁说女的当不了瓦工?小黄每天苦练技术,自找苦吃。她虚心 向 老师傅请教学习,从拿砖到刮灰、吊线,从砌墙到嵌缝,每一个细小的动作,她都不放过,一丝不苟地反复学习。傍晚,彩霞满天,人们已经收工了,小黄还在工地上琢磨怎样吊线、上泥和放砖;夜间,人们已经入睡了,只见她还拿着一本《瓦工知识》,仔细体会白天工作的情况……。
    通过努力钻研,她很快熟练地掌握了瓦工各项技术。看到她工作过的同志无不称赞地说:“小黄真有一股虎劲”。
    有一次,她在食堂修建,由于不小心,一只脚突然滑入滚烫的开水锅里,脚上立刻起了许多大泡,站起来钻心地疼。同志们劝她回去休息,她却乐呵呵地说:“解放军在战场上轻伤不下火线,重伤还继续战斗,我脚上烫起几个火泡算个啥?”说着,她忍着剧烈的疼痛,拿起瓦刀继续工作,直到完成任务为止。
    砌房子的山墙是个技术性很强的工作,如果山墙砌不好就会造成整幢房子倒塌。这项工作以前往往要由技术掌握得较熟练的男同志去做。但是在盖零件仓库时,领导决定让小黄 担任这项工作,这是她第一次接受这样关键的任务。她知道,这是组织对她的信任,对她来说也是一次考验。她下决心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完成好。她虚心 向 老师傅请教,仔细琢磨,反复研究。在工作中,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办事,稍微发现有偏差,就主动拆掉重砌。工程竣工前,她不巧病了,高烧达到 39摄氏度 。她躺在床上,想到任务还没有完成,就撑着身子,一摇一晃地坚持着向工地走去。
    她想起自己刚开始进瓦工班的情景。抹墙,对瓦工来说是一个基本功,但是她发现。尽管使出了浑身的劲,手臂酸得抬不起来,但是自己抹过的地方,仍然是高低不平,看到这个样子,她心里十分难受。这时党支部书记吴国敏并没有批评她反而鼓励她说:“小黄,你要知道,人们说自古以来没有没见过女的拿瓦刀,现在你拿起瓦刀,是对旧传统、旧观念的挑战,不要紧,慢慢来,今后一定会干好的!”
    短短的几句鼓励话,小黄明白,她手上这吧瓦刀凝聚着领导殷切的希望!从此她增添了浑身的力量,再大的困难也咬牙坚持下来。
    黄金娣出身在一个工人的家庭、六年前,她怀着一颗扎根边疆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红心来到了山河农场。她常说:“社会主义大厦是用一砖一瓦盖起来的,我们每个青年都要为这个大专添砖加瓦。”几年来,小黄就是用当瓦工的实际行动。实现着自己的诺言。
    迎朝阳,攀高架,朝气蓬勃。小黄和她的战友们不畏困难,敢想敢干,在渺无人烟的荒滩上,盖起了一幢幢崭新的瓦房,用实际行动描绘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崭新的宏伟蓝图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